孟子與民主 Mencius and Democracy 艾格思教授评

孟子與民主(彭乃楨论文發表於一九六二年孔道月刊)

孟子││這一位亞聖,人格的偉大,早已受世界人士的尊崇,他的生平,用不著我介紹,想大家早已耳熟能詳。
說到民主││德謨克拉西DEMOCRACY,這一種人生理想,範圍實在太廣闊了。為便於講論起見,我想因應現成,就借林肯總統民治BY THE PEOPLE,民有OF THE PEOPLE,民享FOR THE PEOPLE,這三個要義把它包括了。
民主的政治思想,在一般人聽來,總不免認為只有來自西方,且是直到近代孕育長成的。但是,如果我們稍讀古書,很容易就發覺到民主觀念在中國,至少早在二千多年以前,就已經醞釀發展著;直到孟子出來,把它的精義發揮個痛快,中國的民主政治思想,就普遍滲透到每一個儒者的腦海裡。
現在只就孟子的思想上說,孟子學說是孔子以後儒家學說中最大的一個宗派,我們若將中國的儒家政治思想和西方的民主思想拉在一起談,很快就會接觸到近日我國民主人士慣說的一種論調,這論調所說的就是:儒家只有民有觀念和民享觀念;至於民治觀念,實在是儒家所無,決非我族產品。「儒家的民主政治思想」這一句話,因此被否決了,而另給予以一個名稱,叫作民本的政治思想,或是人本主義。我以為這種看法是對中國文化了解不夠的,只是一種偏見罷了。因此,我今天所講的,就想特別放重在孟子的民治思想方面,其餘民有,民享二義,既然大家的看法大致相同,我想從略了。
孟子的言論,關於民治主張的,概括起來,至少有下列六點:
一、確定人民主位:孟子認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盡心篇下)這是中國民主主義的一個重要問題。必須認識人民主位,以民為主,才可以尋出民主的真諦。
二、元首任免取決於民意:「得乎丘民而為天子」(盡心篇下)。朱註:「丘民,田野之民,至微賤也。然得其心,則天下歸之。」這雖是就事理之當然上說;但已肯定了只有人民,才有權賦予元首以統治權。
孟子指示齊宣王對被佔領的燕國的善後處理方針,說:「謀於燕眾,置君而後去之」(梁惠王篇下)。上「丘民」條說,取得人民同意,可以為元首,此條說元首推定,須出於民意。
論堯舜讓位事說道:「天子不能以天下與人」,他又認為舜之有天下,非出於唐堯擅與的,實在是「天與之」的。又說:「天子能薦人於天,不能使天與之天下。」(萬章篇上)
於此所須注意的:孟子於上面所引文字之同一章中明引泰誓「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之說,規定他所說的「天」字之原意,以示不容任意曲解。又在同一章內,在敘述民眾擁護虞舜時說:「天下諸侯朝覲者,不之堯之子而之舜;謳歌者不謳歌堯之子而謳歌舜:故曰天也。」這分明指出天是由民意形成的一種不得不然的趨勢。
又論堯舜傳賢,禹傳子,亦認為皆出於民意:「天與賢則與賢,天與子則與子。」並引史實證明其事:「舜薦禹於天。舜崩,禹避舜之子於陽城;天下之民從之,若堯崩之後不從堯之子而從舜也。禹薦益於天。禹崩,益避禹之子於箕山之陰;朝覲訟獄者不之益而之啟,曰:「吾君之子也!」謳歌者不謳歌益而謳歌啟,曰:「吾君之子也。」(萬章篇上)。這裡可見孟子的意思,認為:元首雖在人民面前推薦人物,但不論傳位於賢人或傳位於兒子,皆須取決於民意。元首無權擅將統治權交付任何人物而使之成為繼後人。
「桀紂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離婁篇上)。此示元首革退,出於民意,仍就事勢上說。
孟子謂齊宣王曰:「王之臣有託其妻子於其友而之楚遊者。比其反也,則凍餒其妻子;則如之何。」王曰:「棄之。」曰:「士師不能治士則如之何。」王曰:「已之。」曰:「四境之內不治則如之何。」王顧左右而言他。」(梁惠王篇上)。此可見元首不能負責時,應予革職,與負託朋友之應與絕交,不能治士之士師應予革職無異。
「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梁惠王篇下)。這一主張更堅強更徹底了。元首害民,褫奪其資格,再拿他去正法,是可以的。伸張民權,提高法治精神,已進展至高度。
三、官吏任免取決於民意:「左右皆曰賢,未可也;諸大夫皆曰賢,未可也;國人皆曰賢,然後察之;見賢焉,然後用之。左右皆曰不可,勿聽;大夫皆曰不可,勿聽;國人皆曰不可,然後察之;見不可焉,然後去之。」(梁惠王篇下)。任免出於民意,審查付之於專家。
四、刑法執行取決於民意:「左右皆曰可殺,勿聽;諸大夫皆曰可殺,勿聽;國人皆曰可殺,然後察之;見可殺焉,然後殺之。故曰:國人殺之也。」(梁惠王篇下)
五、司法要有獨立精神:桃應問曰:「舜為天子,皋陶為士,瞽叟殺人,則如之何?」孟子曰:「執之而已矣。」「然則舜不禁與?」曰:「夫舜惡得而禁之!夫有所受之也。」「然則舜如之何?」曰:「舜視棄天下,猶棄敝屣也。竊負而逃,遵海濱而處,終身欣然,樂而忘天下。」(盡心篇上)
這是一宗假設案,中國古代雖然沒有司法獨立之名,但已有精神,從這裡的意見,更可見到孟子法治態度的嚴正,他的主張是:(一)元首之父犯罪,只有依法逮捕,無商量餘地,「執之而已矣。」(二)元首無權干預執法,司法獨立。皋陶執法,自有其秉承根據(夫有所受之)。元首無權禁止。按:此與現代制度有不同之處。(三)元首窩藏罪人,雖然為了盡孝,但公私分明,各盡其分,通緝之令,不能因罪人與元首同逃而撤消。所以舜要終身處於海濱,不能面世。
六、政黨以民主風度候選,不藉政治手腕競選:孟子表揚舜與堯之子,禹與舜之子以及益與禹之子││啟等的候選風度以示範。舜避堯之子於南河之南,禹避舜之子於陽城,益避禹之子於箕山之陰;候選人都本著謙遜禮讓的民主風度靜候群眾之決定││朝覲訟獄謳歌自然有所歸往,不用政治手腕操縱民眾,候而不競。
以上提供的只是孟子民治主張的幾項犖犖大者。單就其一二獨到見解而論,已足顯示著這裡面有著比西方民主思想更積極更徹底的主張,也示範著更良好更民主的風度,至關於民有,民享二義,孟子之精論更加豐富,這裡暫且從略。今後我國人倘能將儒家政治哲學的全部加以整理,發揚推廣到世界上,不特可以溝通中外,增進瞭解,並且深信中國民主政治思想優點還可以作西方他山之石,補正偏弊,促成世界民主文化有進步,可以斷言。

艾格思评孟子民主
Agassi on Mencius’s Democracy:

“My knowledge of Mencius is derived from Kreel’s book and its likes, which is hardly enough. Yes, the idea that one should stand for elections but not canvas can be tried. John Stuart Mill used it and was once elected for parliament and once failed. See his lovely autobiography.”

我完全不认识彭夫子的教学或方法. 我对孟子的不足认识从 KREEL 的书及同类著述而来. 对的, 候选而不兢选的想法可以尝试. 约翰米勒用过此法, 被选国会议员一次, 失败一次. 见他可爱的自传.”

(Professor Joseph Agassi 约瑟夫.艾格思 教授. Chinese translation by KWAN Lihuen 关理煊中翻.)

Tag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